素食,拯救的绝不仅是动物,更是我们自己的心 更新日期:2018-09-29 09:42:27    15人参与了访问

    

    与亲友吃饭,总被问起我为什么要吃素。我的回答比较简约,也一直说我要写篇文章细说一下理由,这样就可免去重复解释的繁琐。“素食”在欧美的发达国家中,是一个广为人知的概念,素食者众多。在港澳台,由于社会的进步,也是一个见惯不惊的概念。在国内比较发达的地区,人们对“素食”也渐渐有些了解和认同。

  但在其他广大的城乡,大部分居民还是刚刚满足温饱,“素食”对于他们来说,或许还是一个很遥远很难理解的事情。每年我的生日,我都要自己送给自己一些特别的生日礼物作纪念,这篇文章是其中一件,因为这是我庆祝生命美好和布施天下众生的独特方式。

  只有物质生活丰富后,才会有对精神生活的追求。而精神世界的充实和富有,才是最宝贵的。正因为如此,在现代物欲横流的社会,会有那么多“穷得只剩下钱”的人,因为许多人都专注于积累财富,却忘了自己精神世界的“银行”也需要积蓄,这样我们就不会有“心债”。简言之,我们都需要积德。

  人类对动物的大肆屠杀无不是为了口腹之欲和经济利益。

  “素食”对我来说,基于一种信仰。这种信仰源于佛法,因为佛法从慈悲的观点看一切有情众生,要珍惜生命,首先就要戒杀。因为有了食的需要,才会有市场,有了市场,就会有生命遭屠宰。所以从佛法看来,肉食者即使自己没有直接杀生,也是从犯,间接参与了杀生。六道轮回,真实不虚。六道中的众生,不断在杀与被杀和吃与被吃的怪圈里流转。要摆脱这种苦厄,只有拒绝再投入这种怪圈。

  另外,佛法认为万物有灵,特别是生物,生命形式越高,越有灵性。对有灵有情的生命的屠杀,以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,对于被杀的生命来说,是很残忍的。直接或间接杀生的人难免受动物灵体的干扰,而戒杀的人则会有善神护佑,福报无穷。对我来说,佛法并非一种宗教,而是一种哲学,一种人生观,和一种追求成为更高的生命形式的具体方法。与佛法的因缘和对佛法的体证,是我今生中最幸运的事。我的人道主义信仰,也是在佛法的基础上形成的。

  不可否认,佛法的信仰是我素食的直接原因。但我要强调的是,我的这种珍惜生命,反对暴力的信仰,并非限于佛法。在全世界的素食者中,与佛法毫无渊源的大有人在。可见慈悲、善良、仁爱的观念和实践,是人类共通的,也是为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士分享的信仰和追求。这个世界有太多这样那样的“主义”,许多的“主义”都带着这样那样的偏见和执拗,但是素食主义作为一种温和的思想,没有强烈的政治和宗教的倾向,应该是能够通行四方的,普行于天地的。

  我作为一个素食者信仰什么呢?我相信,人类虽然是地球上比其他动物高级一些的生命形式,人的本质还是一种动物,所以人类不应该因为自身的强大就可以对其他的动物为所欲为,不能恃强凌弱,大肆屠戮动物,特别是在自身利益没有受到侵害的时候。即使人类自身利益受到威胁,为了保护自己,也应该本着珍惜生命的原则,谨慎从事。因为对动物生命的轻视,最终也会让我们人类自己轻视自己的生命,造成人类社会打打杀杀的暴力现象。所以,人道主义的开端,就要从尊重生命开始,从善待一切众生开始,人与人之间才会由此及彼,惺惺相惜。

  一个对其他动物的生命轻视的社会,也必然是一个对人的生命和人性漠然的社会。生活在这种社会里,不满足、不快乐、不安全,也没有尊严。今天,暴力可以损害别人和别的动物;明天,类似的暴力也可能损害到你我,和我们的亲人、朋友。所以,对暴力说不,对他人有利,最终还是对自己的恩惠。素食,就是一个反对以极端的形式对待生命的一种最好的行动。

  有许多经营餐饮业的跨国公司,现在热衷于在发展中国家开店,为那里尚未觉醒的民众提供以肉食为主的“垃圾食品”,而且还将其包装宣传成了一种饮食的时尚。我要提醒这些公司,请他们在高度商业化运作并试图谋取最大利润的同时,也莫要丧失了天良。你们的腰包装进的不是钱,是动物的血肉,模糊一片!

  童年时,我家住在一所学校的教工宿舍里,宿舍前面就是一座食堂,食堂前经常有杀猪的场景,当时的我并不懂事,只记得每到这个时候,许多大人小孩,都聚在一起观看。猪的嚎啕和挣扎,以及有时挣脱后奔跑、倒地和翻滚的情景,我现在都还记得。那时的人们,从来没对此有何异议。那时旁边的地方还有枪毙死刑犯,先游街,再执刑,也是有许多人涌去看热闹,回来多有谈论。

  后来长大一点,看了一些书,才发现原来中国人历来就有看杀人的传统。在这样的传统背景下,杀鸡杀鸭或是屠猪宰牛的血腥场面,在很多人眼中,都不会有什么特别之处。现代社会进步了,在城市里,已经很多人没有机会直接看到这种情景了。在我童年时,由于经济的落后,冰箱并未普及,所以,人们普遍将鸡鸭鱼等以活物运输贩卖的方式保鲜,然后即宰即食,所以食客或厨师,往往兼作屠夫。这就是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。即使现在,经济发达了,冰箱在城市中普及了,但中国还有广大落后的山区和农村,那里的人民还在继续着同样的生活方式。在城市中,由于大家对食物的新鲜和安全的考虑,因为有许多不法商贩将腐败和含化学物的生物体出售,所以许多餐馆为了取信于食客,都是卖活物,即宰即烹。

  最初,我决定不吃或少吃牛肉和猪肉,以及鸡鸭肉,而只吃鱼和虾。我愚昧地认为鱼虾相对于牛猪类哺乳动物和家禽来说,是低一些的生命形式,这样仿佛罪过要轻一些。但是后来我意识到,我这样做当然是很虚伪的。其实任何生命都是平等的,都有灵性,也会有不同程度的喜怒哀乐。被食用的生物被杀时,都会有悲伤和怨恨,我们食下它们的血肉时,也将这些悲与恨吃进身体里,污染了我们的灵魂和肉体。

  所以我还是不能对我的这种做法心安理得。后来我又改成跟别人(如家人和朋友)在一起时就吃肉,许多肉我都不吃,或尽量少吃,敷衍一下大家而已。自己一人独处时,就是素食。一般偶尔在一起吃饭的朋友是不会发现我的饮食习惯的。

  近年来,我又开始了全素食。原因主要有二:一是我的佛学修为有了进步,对肉类感到很腥臭,就连鱼虾我也吃不下去了。这样就自发将所有的肉类都停了。一些亲友好奇地问我:我是否是想吃肉但又要克制自己,我告诉他们我真的是不想吃,因为觉得很腥臭,根本没有胃口,所以素食对我来说,是一件很自然的事。只有自然的事情,不必去克制自己,压抑自己的欲望,做起来才轻而易举。

  另外一个原因是我的自我意识的觉醒,决心要成为自己,不再为自己的信仰而遮遮掩掩。虽然素食者在现代人中是绝对的少数,但少数人有时也可以代表未来文明的方向,也可以成为追求更高的道德标准的先驱。素食者不应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感到羞耻或是不好意思,相反,我们应为自己的善良和仁